Search This Blog

Loading...

14 July 2012

百慕達三角


百慕達三角英語Bermuda Triangle;又稱魔鬼三角;又常被誤稱百慕達三角洲:因該區域並不是三角洲地形,且不合語源,故屬積非成是的名詞),位於北大西洋馬尾藻海,是由百慕達群島波多黎各美國佛羅里達州南端所形成的三角區域,據稱經常發生超自然現象及違反物理定律的事件,面積約390萬平方公里(150萬平方英里)。
傳聞,由於百慕達三角的環境極度反常,許多經過的隻、飛機及人員會“神祕失蹤”,但美國海岸防衛隊、各海洋保險公司及各界對此則非常不以為然。他們引用《全球海洋失事地點》統計資料證明,百慕達三角的船隻和飛機的失蹤數字,比其他繁忙地區還要少。保險業界也證實了百慕達三角並不是危險的海域。數十年間,不少所謂的“謎團”已經解開。根據許多精密的科學及事件起源考察,謎團不過是對失蹤事件的長期誤解、誤傳,甚至是誇大,並非想象中那樣不可思議。百慕達神祕失蹤事件可能屬於一種偽科學
另一個被認為類似百慕達三角的海域,是位於日本台灣附近的福爾摩沙三角(又稱魔鬼海龍三角)。
百慕達三角最後一次著名出事是2007年時,其後鮮少有失蹤事件。當時有一艘美國海軍潛艇“聖胡安號”在百慕達三角附近海域進行演習時,竟然離奇失聯了10個小時。在10個小時之後,聖胡安號奇蹟似的和美軍司令部恢復通訊,表示船上官兵一切安好,只是因為錯過了通訊時間才會失聯。不過,當時船上官兵達140人,不可能有人忘記通聯時間,況且聖胡安號還發射了紅色求救彈。這些疑點讓五角大廈人員也百思不得其解。10小時之中,船上發生了什麼事,讓各界人士不解。[1]不過,此事件後來被證實為謠言。[2]

首批引證

E.V.W. Jones在1950年最先提及百慕達三角的失蹤事件,作為美聯社有線服務的花邊新聞,是關於近來船隻的失蹤情況的,Jones的報導記錄了該地區的艦艇和飛機的神祕失蹤事件,並將事件歸咎於「魔鬼三角」,隨後,作者George X. Sand在1952年也將事件報導,概述了幾宗不可思議的船隊失蹤事件,刊登於《命運》雜誌(Fate),但「百慕達三角」(Bermuda Triangle)一詞卻一直到1964年才被Vincent Gaddis的一篇文章裡首次使用,刊登於《大商船隊》雜誌。

[编辑]備受質疑

批評人士指控貝立茲對於某些神祕失蹤事件的過份誇大(貝立茲當時並未提出任何對於超自然現象的解釋),並辯稱相較於其他海域,百慕達三角並未再傳出更多的失蹤事件,隨後,倫敦劳合社Lloyd's of London)也表示,百慕達三角不再是最危險的海域,且行經此區域的船隻,也不曾再提出保險索賠,而美國海岸防衛隊方面也證實了此說法。

[编辑]科學研究

[编辑]对百慕達三角的质疑

倫敦劳合社海洋保險公司已確定百慕達三角不再比其他海域危險,並不會收取出入該區域的高風險費用,美國海岸防衛隊的檔案也確認了該公司的推論。
懷疑者談道,若以火車列車在兩車站間失蹤的事件,說明超自然現象,會更令人信服,然而,這樣的事情從沒有發生,換言之,船隻和飛機在毫無預兆一望無際的大中失蹤的事件,是用不著超自然解說的。

[编辑]Kusche的研究

Lawrence Kusche是一名圖書館管理員,在19號機隊事件發生後,不少學生向他查找百慕達三角的資料,令他大惑不解,於是聯同亞利桑那州立大學,著手研究先前的報告,Lawrence Kusche的研究後來在1975年出版的《百慕達三角之謎:已解開》(The Bermuda Triangle Mystery: Solved)一書中展示。
Kusche的研究顯示,不論是貝立茲的記述,還是目擊者、參與者、涉案者等眾多人的陳述,都有許多錯誤、矛盾,他還注意到,案件的相關資料沒有記述,例如:駕駛游艇環遊世界的Donald Crowhurst船長失蹤事件,被貝立茲寫成謎團,實情是,Crowhurst可能因偽造航海帳目而自殺,又如礦砂船事件,貝立茲就推論為,在駛出大西洋一港口後的第三日不見蹤影,但事實上,那艘船是在太平洋的港口失蹤的,Kusche更發現,有更多失蹤事件是發生在百慕達三角以外的地點,卻被貝立茲寫為發生在百慕達三角內,隨後,也有許多研究者提出貝立茲之所以會這樣做,很可能是為了使自己的書更暢銷。
Kusche的研究得出幾個結論:
  • 按比例來說,百慕達三角的船隻和飛機的失蹤數字,遠少於其他海洋地區。
  • 熱帶風暴頻繁的地區,其失蹤事件的數字是不成比例、不可靠、不可思議的。
  • 失蹤事件的數字被草率的研究誇大了,小船的失蹤報導出來,卻未提及事件的結果,可能是誤期或折返。
  • 已證實的失蹤事件,屢次在貝立茲的記述中誤報,例如:船隻據稱當時天氣平靜,與當時刊載的天氣報告不符。

[编辑]对失踪现象的解释

在一些研究认为百慕達三角并没有特别之处的同时,一些人坚持认为百慕達三角有不寻常的船隻和飛機的失蹤,并给出一些可能的原因。

[编辑]可燃冰

一些失蹤事件的解說集中於大陸礁層上的大片可燃冰1981年美國地質調查所出版了一份論文,是關於遠離美國東南岸的布雷克海脊(Blake Ridge)地區的水合物現象的。甲烷間歇的噴發可能產生水氣層,而這些水氣無法提供船隻適當的浮力。如果以上是真的,在船隻周圍形成這樣的區域會造成船隻快速且毫無預警的沉沒。實驗室裡的試驗已經證明氣泡確實會減少水的密度而使模型船下沉,實驗室外的實驗也證明可使小船沉沒[3],但是這項效應因為物理牽涉,在實際尺寸的大船可能不會發生。

另外,甲烷氣也假設與飛機的墜毀有關。甲烷氣比常態的空氣稀薄,因此不會產生保持飛機飛行所需的浮力。此外,甲烷可能會干擾飛機測高儀的功能,而測高儀的功能是藉由量測周圍空氣的密度來測定高度。因為甲烷密度較小,測高儀會顯示飛機正在爬升,如此一來造成飛行員降低飛行高度而墜落。另一個可能是甲烷在引擎中使燃料混合物和空氣分解,可能會造成停止燃燒和引擎熄火[來源請求]

[编辑]潮汐波

主条目:畸形波
Rogue wave
研究顯示,潮汐波(又稱畸形波)可捲至30公尺(100英尺)高,足以在瞬間打沉大船。潮汐波非常罕見,但在一些海流,潮汐波就偶爾發生。現在,潮汐波被假定為近年許多船舶無故失蹤的成因。
有研究表示一些潮汐波是因為甲烷的大氣泡上升到水面。這種巨大的氣泡會產生是因為甲烷在海底排出時堵住,然後氣壓增加到最後氣體突然爆破並快速的升到海面,因此產生潮汐。研究顯示這樣的氣泡可以極輕易和快速的使模型船沉沒。

[编辑]無形颮

主条目:無形颮
White squall
一種類似微下擊暴流的天氣型態,以神出鬼沒聞名,遭遇者難有生存。

美國海军19號機隊

主条目:en:Flight 19
百慕達三角事件中,以美國海军19號機隊Flight 19)事件最為著名。1945年12月5日,一支由有五架美國海軍TBM復仇者式轟炸機(U.S. Navy TBM Avenger)組成了14人的訓練飛行中隊離開了佛羅里達州勞德代爾堡(Fort Lauderdale)。據貝立茲所述,機上的一位海軍飛行專家,在報告了幾項他所見的怪異現象後便消失無蹤,這個說法並不完全正確。此外,貝立茲稱復仇者轟炸機的設計足以長時間浮在水上,而據報意外翌日天氣清朗,海面平靜,理應發現飛機殘骸才對。然而,不只沒有發現這些飛機,就連出動搜救的海軍PBM-5 Mariner水上飛機也失蹤了。而海軍的調查報告說因為「未確知的原因」引致意外,使事件更耐人尋味。
貝立茲的版本中的基本資料大都正確,不過一些重要的資料卻完全與事實相反。意外中的空軍中隊並非富於經驗的戰鬥機機師,當時亦不是天氣晴朗的下午;而是一隊沒有經驗的迷途訓練飛行員,駕著缺少燃料的飛機,被迫在黑暗中闖入風雨之中。至於空軍的報告,據稱原來的版本把意外歸咎於司令員的混亂(泰萊少尉曾兩次在太平洋因為回歸航空母艦迷途而棄機),不過後來因為尊重他的遺屬的意願,才修改成現時的版本。
另一考慮因素是復仇者轟炸機的設計,不適合在水面緊急降落。從太平洋戰爭時的經驗可知,復仇者在水面會快速沉沒;要是駕駛員是初學者,即使在平靜的水面降落也夠困難了,在百慕達三角波濤洶湧的海面更不用說。
而後來在BBC製作的百慕達神秘三角州(dive to the Bermuda Triangle)節目之中,就證實了當年機隊是由於在航程途中受風向所影響偏離航道。及後飛行員以為自己飛到離原來預定位置220哩外的墨西哥灣(其實只是附近群島形狀近似),令飛行員們以為自己的指南針出錯,加上天氣極度惡劣的情況,使飛行員患上了「空間迷失」(一種飛行中迷失方向感的病症),在極度緊張及焦慮的情況下,即使控制塔提供正確指示,飛行員仍堅持要從「墨西哥灣駛回內陸」(但實際上是遠離並駛出大西洋)。最後,本來多花二十五分鐘的路程就回到內陸,但飛行員的決定導致隊伍作三百度轉向,在風雨之中在外海緊急降落而造成所謂的失蹤事件。節目之中描述整件事變成神秘事件的原因為:因在飛行前無法預計的強風導致航向錯誤、相似的地型而造成指南針失誤的錯覺、飛行員長期處於惡劣環境而患上「空間迷失」導致作出錯誤決定等。
關於後來出動搜救的PBM-5 Mariner水上飛機,就證實為飛機在惡劣氣候中發生空中爆炸而造成。 統計已經證實該款飛機因為小火花而導致空中爆炸的次數、飛行員的煙蒂導致空中爆炸的次數亦是非常的多。加上其後翻查證供,當時有在該區水域工作的水手表示,當晚曾在上空看到有爆炸聲響及閃光。

[编辑]「星虎」

如果美國海军19號機隊的失蹤事件證實為純粹意外,還剩下另一個現代航空的謎團——一架名為「星虎」(Star Tiger)的四引擎图多尔客機(Tudor IV),在1948年1月31日清晨時份,隨著一片混亂的無線電信息消失。
「星虎」當時搭載了29名機員及乘客,由B. W. McMillan機長,原定從英國倫敦飛往古巴哈瓦那,事發時剛離開其中一個加油點亞速尔群島聖瑪利亞數小時。
前往百慕達途中,McMillan機長如常跟下一加油站Kindley Field聯絡,要求提供方向以調整導航系統,確定航機保持航道。當時因為獲知航機稍為偏離航道,航機於是根據百慕達從Kindley Field轉達的一級方向72度作修正。在還剩不足兩小時航程的當兒,McMillan機長確認「星虎」的估計到達時間為早上5時,因為強勁的頭風而延後一小時;這亦是"星虎"的最後信息。
由於知道精確的最後位置,在確定航機誤點後,營救行動馬上展開;不過飛機卻不見蹤影。
民航局快速完成的報告中,提出了航機最後兩小時遇到的事故的多個假設,但最後都被否定了:
Cquote1.svg沒有理據假定航機因為失去無線電通訊、無法找到目的地或耗盡燃料而墜入海中。Cquote2.svg
Cquote1.svg有理由假定航機沒有發出過求救訊息,因為很多無線電接收站都有聆聽飛機用的頻道,但沒有接收站報告過有關訊息。Cquote2.svg
Cquote1.svg當時天氣穩定,沒有出現足以引致飛機結構損毀的大氣干擾,也沒有雷暴。Cquote2.svg
報告認為航機沒有偏離航道,因為根據百慕達發出的方向飛行,若有順風之助,航機應會到達離目的地三十公里範圍:
Cquote1.svg以當時的能見度,該飛機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找不到目的地。Cquote2.svg
引擎問題亦被排除,因為以當時的航程和沒有額外燃料的重量所累,即使四個引擎壞掉一個甚至兩個,飛機亦可能可以安全飛行。而報告認為飛機在兩小時內壞掉三個引擎近乎荒謬。
在大量證據(或缺乏證據)之下,調查小組講述「星虎」失蹤事件甚有技巧:
Cquote1.svg在報告的結尾,這次遇上的問題,實在是進行調查工作以來最令人困惑者。由於完全沒有任何關於「星虎」事件的性質或成因的可靠證據,法庭目前只能提出一些假設,當中沒有任何一個能談得上「很可能」,在涉及人與機械的操作中,有兩個性質大異的元素;其一是人這個不可預計的因素,我們對此未完全明白;另一個是根據十分不同的定律運作的機械因素。在兩個元素互相作用時,兩方面可能各自或同時出現問題。或者外來的原因亦可能使人或機械不能應付。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,到底今次事故中發生過甚麼事,而「星虎」的命運只有繼續成為懸案。Cquote2.svg

[编辑]電影/電視敘述

[编辑]小說/作曲

US Navy TBF Grumman Avenger flight, similar to Flight 19. This photo had been used by various Triangle authors to illustrate Flight 19 itself. (US Navy)


Comments
0 Comments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Please double post in this blog is up to you

SILAHKAN COPY PASTE SEPUAS MU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